我在明報的日子

我在明報的日子
2018.12.03
轉載自本期十二月號《明報月刊》金庸紀念專號

我是在一九七七年六月一日加入《明報》工作,到一九八九年六月一日退休,整整的在《明報》工作了十二年,一天不多一天不少!

但我在《明報》寫作專欄,未因退休即停止,一直寫到一九九五年查先生正式退出《明報》才擱筆。

記得我初入《明報》時,那時正值查先生銳意改進《明報》,工作之初,他曾問我對《明報》的觀感,我很記得我當時對他說,那時《明報》的港聞必在頭版和第二頁,而外國新聞必在第三頁。我便對查先生建議,我認為不應該這樣分,應該報紙的頭版,不管是本港新聞還是外國新聞,總之是最重大的新聞,就必定把它放在頭版,我很清楚記得他想了一會後答我,是很難找到一位對港聞和外電新聞同樣熟悉的編輯,我很堅定的對他說這不會是難事,結果不久,《明報》就真的實行了不管是外國新聞還是本港新聞,總之最重要的就放在頭版!

副刊由查先生親自約稿

查先生非常重視報紙的副刊,當時的副刊格調很高,大多是查先生親自約稿,在我上班後不久,有一天他對我說,想再搞一個通俗一點的副刊,結果這份工作又落在我手上,由我主編一個通俗的新副刊,命名爲「街坊廣場」,是把一般小市民的生活瑣聞作題材,不料此副刊推出後,大受歡迎。

再過一段時間,查先生又想搞一個專題特稿,約三千字,邀請一些社會聞人或知名作家寫作,而這個責任又落在我身上。

在《明報》工作的感想

記得現任《明報月刊》總編輯潘耀明先生,當年好像在一個酒會上認識他,那時候他在三聯書店工作,我和他一見如故,當日在酒會暢談,隨後我就邀請他爲我主編的三千字特稿寫稿,他人亦爽快,答應我後不久即有來稿,並且接着每月都有來稿,我都全部給予刊出,他既有才氣亦可說十分的支持我,而我們後來亦成爲好朋友,縱使我後來離開《明報》,我們亦時有往還!但在我離開不久,查先生即聘請了他出任《明報月刊》的總編。可見查先生對他十分重視。

今天查先生以高齡仙遊,他在武俠小說方面的成就已不必由我去說。全世界有華人的地方,都有或多或少悼念查先生的聲音。有不少人問我,在查先生旗下的《明報》工作了十二年,有什麼得着或感想?我只能說我是一個十分平凡的人,平凡的人自然喜過平凡的生活,退休後至今,已是耄耋之年,能做到「閒來無事不從容,睡覺東窗日已紅」,我已十分滿意了!

總結來說,我在《明報》的十二年間,查良鏞先生與當時的總編輯潘粵生先生都十分信任我,現在回憶起來,還覺得當時的日子飛快的過去了!到今天,正是三十年前的舊事了!往事雖如煙如霧,但點滴的回憶還是有的!

查先生是信佛的,對佛經有深刻的研究。祝願他在天上佛光普照下自在安寧

我在明報的日子
2018.12.03
轉載自本期十二月號《明報月刊》金庸紀念專號

我是在一九七七年六月一日加入《明報》工作,到一九八九年六月一日退休,整整的在《明報》工作了十二年,一天不多一天不少!

但我在《明報》寫作專欄,未因退休即停止,一直寫到一九九五年查先生正式退出《明報》才擱筆。

記得我初入《明報》時,那時正值查先生銳意改進《明報》,工作之初,他曾問我對《明報》的觀感,我很記得我當時對他說,那時《明報》的港聞必在頭版和第二頁,而外國新聞必在第三頁。我便對查先生建議,我認為不應該這樣分,應該報紙的頭版,不管是本港新聞還是外國新聞,總之是最重大的新聞,就必定把它放在頭版,我很清楚記得他想了一會後答我,是很難找到一位對港聞和外電新聞同樣熟悉的編輯,我很堅定的對他說這不會是難事,結果不久,《明報》就真的實行了不管是外國新聞還是本港新聞,總之最重要的就放在頭版!

副刊由查先生親自約稿

查先生非常重視報紙的副刊,當時的副刊格調很高,大多是查先生親自約稿,在我上班後不久,有一天他對我說,想再搞一個通俗一點的副刊,結果這份工作又落在我手上,由我主編一個通俗的新副刊,命名爲「街坊廣場」,是把一般小市民的生活瑣聞作題材,不料此副刊推出後,大受歡迎。

再過一段時間,查先生又想搞一個專題特稿,約三千字,邀請一些社會聞人或知名作家寫作,而這個責任又落在我身上。

在《明報》工作的感想

記得現任《明報月刊》總編輯潘耀明先生,當年好像在一個酒會上認識他,那時候他在三聯書店工作,我和他一見如故,當日在酒會暢談,隨後我就邀請他爲我主編的三千字特稿寫稿,他人亦爽快,答應我後不久即有來稿,並且接着每月都有來稿,我都全部給予刊出,他既有才氣亦可說十分的支持我,而我們後來亦成爲好朋友,縱使我後來離開《明報》,我們亦時有往還!但在我離開不久,查先生即聘請了他出任《明報月刊》的總編。可見查先生對他十分重視。

今天查先生以高齡仙遊,他在武俠小說方面的成就已不必由我去說。全世界有華人的地方,都有或多或少悼念查先生的聲音。有不少人問我,在查先生旗下的《明報》工作了十二年,有什麼得着或感想?我只能說我是一個十分平凡的人,平凡的人自然喜過平凡的生活,退休後至今,已是耄耋之年,能做到「閒來無事不從容,睡覺東窗日已紅」,我已十分滿意了!

總結來說,我在《明報》的十二年間,查良鏞先生與當時的總編輯潘粵生先生都十分信任我,現在回憶起來,還覺得當時的日子飛快的過去了!到今天,正是三十年前的舊事了!往事雖如煙如霧,但點滴的回憶還是有的!

查先生是信佛的,對佛經有深刻的研究。祝願他在天上佛光普照下自在安寧